K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拜祭别干多余的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41:48 阅读: 来源:K胶厂家

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此话不假,这不,连续几天下着大雨,出门都没心情了。不过百善以孝为先,清明节拜祭还是很有必要的。谢小毅和他的亲戚们一行人的车队缓缓驶进一座大山里面,车里放满了要拜祭先祖的东西。谢小毅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他交由他的亲戚管理,想包袱一样被亲戚们扔来扔去,最后由年岁已高的奶奶拉扯着长大。往年一直都没拜祭过亲人,不过去年奶奶的离世让他很伤心,更何况现在谢小毅靠倒卖古董赚大钱了,就发动家族一起去拜山,亲戚们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去张罗拜祭的事项。

来到了半山腰上,在泥路车道旁边有着一座座房屋,谢小毅一行人来到了其中一间屋子前面,屋子四周都是杂草,天空不作美,又淅淅沥沥下着雨,清除杂草行动很困难。谢小毅没有动手,他刁着香烟,财大气粗,二话不说请了当地的山里的农民来帮忙除草,给钱就是了嘛。

半天时间才除好了草,风忽然间就变大了,阴风吹得人感觉凉飕飕的,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太愉悦。付过了钱后,谢小毅带头点着灯,低头进入了房子里面,忽然里面扬起一阵沙尘,呛得他连忙退了出来。

族里的老人缓缓走过来说:小毅啊,进死人屋子要头顶三炷香,闭着眼才能进去,这是对死人的一种尊重,这样他们才会给你进的啊。

虽然这句话说得谢小毅心里毛毛地不过他还是照做了,他用手抓着三炷点着的香,闭着眼成功进去了。里面放置着大大小小的瓦罐,装的都是骨灰。上面用各种各样的陪葬品或者是石头压住照片还有阴钱。空间不大,骨灰罐放得慢慢都是,下雨气氛已经够坏的了,这里就更加压抑了。他跪下拜了几拜,说了些祈福的话就出去透透气了。

其他亲戚在门口烧着一大堆要给先人们的”东西“,谢小毅感觉有点无聊,就在附近到处逛了逛。沿着后面的小路一直走,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另外一个坟头,仍然是一间屋子,比他们的要大,门口的空地已经被清理干净,还有些残留的拜祭食物,看样子应该是刚被人拜了不就。

谢小毅在门口瞧了瞧,并没有看到骨灰罐,他抱着好奇心,大胆地走进了屋子里面看,没有头顶三炷香,也没有闭眼,不过却没有什么异状。里面存放的居然是棺材,看来这家人的成本还是比较大的,他熟练地看了棺材的木头,都是比较好的黑桃木,忽然间他精光一闪!看到了一个棺材上镶嵌着一个铜币,他一看成色就知道是明朝末期的产品,放在市面可是价值不菲啊,实在是太浪费了,他悄悄地把那枚铜币拿了下来,探头望了望附近有没有人,心情大好,扬长而去。

没想拜个亲人都有这样的收获,他靠倒买倒卖古玩出身,给钱叫人去盗墓的事也没少干过。今年过年的时候去庙里找了个瞎和尚算命,瞎和尚收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说他干这种事就要多多拜祭自己的先祖,这样得罪了别人的先人也有自己的能保护自己。谢小毅信以为真,当年清明就立刻赶过来拜祭先人了。

回到家后他仔细地用显微镜看他收获到的铜币,无论成色还是做工都是上品啊,保存得还如此好。他想再收藏这枚铜币一段时间再卖出去,利益最大化啊。

仔细思考了一下,他又用回黑桃木把桐木镶好,裱在墙上。

如获至宝的他每天都保持着非常好的心情生活,不过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七天的晚上。

刚刚吃完宵夜回来的谢小毅和往常一样买了一瓶啤酒回家,按上了电梯,电梯门缓缓打开,他站进去按了7楼,又按了关门。门却迟迟没有关上,他又再按多几次关门,没还是没有反应,周围刚好一个人都没有。他有点无奈,拿起了电梯里面的维修电话,电话什么都没按上,却听到一个老男人的咳嗽声,过了一阵就是机器刺耳的鸣叫,他立刻把电话放了回去。

门却慢慢关了起来,他有点戏谑地笑了笑心想:”难道电话才是门的开关吗?“

进了家门,他第一眼望向那枚铜币上,不过令他十分震惊的是,铜币不见了!!

他立刻惊呆了,心里七上八下,扔下手中的啤酒,跑到墙上仔细看,黑桃木完好无损,家里也没有小偷光顾的迹象,他把家里都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报警是十分不理智的,因为铜币都是不义之财。就当他心里灰溜溜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抬头,又发现铜币安静地躺在墙上的黑桃木里,他惊喜地跳了起来,随后则是大大的不解,为什么铜币旁边又一撮白毛,仔细看像是人的白头发一样,他把那撮白毛拽了出来,随后不了了之。

喝完啤酒睡觉总是特别甜,这晚也不例外,不过却做了一个怪梦,梦到一个老头一直在追着他,他却一直跑一直跑,好像十分害怕一样,老头身材很矮小,穿着中国的唐装,就是看不清脸。突然被那老头追上,肩膀被拍了一下,这一拍不得了,直接把谢小毅从梦里拍醒了。谢小毅一睁开双眼,看到那个有个身影穿着唐装背对着他睡在床上,他一下子从被窝中挣脱出来,眨了下眼定睛一看,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恶梦他也曾经做过,可是以前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么害怕过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走向了厕所撒把尿。闭着惺忪的眼,按下了冲水键,坐厕里的水旋转着往下冲去,谢小毅随便看了看,却发现水里倒映的是一个老头的样子,虽然有点朦胧,可是轮廓很是清晰,秃头老男人,只有一点点白头发挂在头上,脸上居然还有腮红,皮肤很皱,脸颊内陷。

谢小毅心一下子凉了下去,对着镜子看了看,还是那个熟悉的自己,心里又稍微定了定。不过刚才一连串的惊吓可是非常不得了的。想都不用想,他觉得是那枚铜币搞的鬼,虽然他不相信世界上是有鬼的。

一夜没睡,第二天谢小毅一大早就带着铜币去到庙里找瞎和尚去了。

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一说到拿了铜币的时候,瞎和尚突然睁开了双眼!两眼旁布满请跟,异常白的眼白出现在双眼里面,哪里有眼珠的痕迹。

谢小毅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来,差点就跌掉了。不过瞎和尚接下来说的更令他大吃一惊。

“黑桃木压魂,死者生前肯定是蒙受极大冤屈而死,还要把死者生前最喜爱的物品来锁住灵魂,就是那枚铜币,现在居然被你拆了下来,七天还魂,后果不堪设想,你还有命到现在已经算不错了。”瞎和尚愤愤地说:“把它交给我,让我来帮他超度。”

谢小毅心里可是一万个不肯,这可是他机缘巧合得到的啊,哪有这么容易就交出去,支支吾吾地说了两句。

和尚又说:“你不想给我也行,你应该已经接触到死者的吧,你阴气很重,双肩阳火虚弱,可能熬不过今晚的”

谢小毅听了这句哪里还敢有脾气,立马将铜币交给了和尚。

当天晚上的确睡了个安稳觉,不过没有了价值不菲的铜币,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故事就这样到一段落了?当然不会。

第二天晚上,新闻悲惨地说当地寺庙一个得道高尚的瞎和尚猝死在庙里面,七孔流血。

一看到这条新闻,谢小毅感觉到肩膀凉了一大截,他慢慢地将头转过去,那枚铜币连同黑桃木安然地挂在后面的墙上。

害怕、恐惧袭来,但更多的是绝望之后的愤怒,他一把抓住黑桃木往地上砸,不过无补于事。立刻抓着黑桃木连同铜币跑出了家门口,他打算立刻把铜币装回棺材里面去,现在种种事实颠覆了他认知的世界,不敢不相信世界是有鬼的了。

半夜才来到当时的山口,他打着强光灯,又是一阵压抑的气氛,他吸了口气,强忍着害怕,走去了当时那间房子所在。因为比较近,没有几步就到了,周围真是静得可怕,感觉安静也会把他杀死了,他提心吊胆,一步步接近那间房子。全黑的天,全黑的环境,只有自己的灯,真是恐怖得要死。

安全抵达房子门口,缓缓把脚踏了进去,一进到去他就一个激灵,实在是害怕得不行,颤着双手,一下子跑到那副棺材旁,那个铜币的洞还在,他的手却也一直在颤抖,怎么也放不回去。他停了下来,大口吸气,慢慢把铜币放进去,成功了!只定住了几秒钟,铜币掉落在地的声音异常清脆,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声音,仿佛是木头移开的声音。

他慢慢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个穿着唐装,秃头的脸上有腮红的老头,他绝望了。

第二天,山上的农民发现他猝死在那间房子的门口并且报了警,当时谢小毅的手里紧紧拽住一枚铜币,那个发现得农民露出与谢小毅当处得到铜币时一样的笑容。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