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厉以宁国企民企要双赢合作与竞争都是必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4:26 阅读: 来源:K胶厂家

厉以宁:国企民企要双赢 合作与竞争都是必然

9月6日,总理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明确提出,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资源开发和公用事业六个行业向民间推出一批含金量高、企业急需又有利于加强转型的项目。

据悉,目前,各部委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可供民间投资进入的“高含金量”示范项目,同时,配以相应的扶持政策。

向上游:充满痛苦的过程

这些年,两个“非公经济36条”的落实虽然未如理想,“还不是主流,但民营经济的参与度在逐步增加,投资的步伐在不断加快。”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原主任陈乃醒说。

从统计数据上看,至2012年,民营经济已经占总投资的60%以上,总的盘子已经超过国家投资。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仲伟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但民营经济基本集中在高度竞争的产业下游,竞争非常残酷。而在上游,对战略性资源进行控制的都是国有经济,例如像能源、电网、石油、电讯等领域。”

在这方面,经营煤层气管道的山西通豫煤层气输配有限公司董事长谭传荣深有感触。

2008年10月8日,端氏—晋城—博爱煤层气管道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复,作为管道的投资方,谭传荣成为第一个获批国家级煤层气管道工程的民营企业家。

然而,在一个布满了体制沉疴、利益纷争和矛盾冲突的资源型垄断行业里,谭传荣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参与其中,“这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的过程,已经无法尽数为此付出的代价和精神的委屈。”

管道好不容易建成,原以为煤层气将源源不断地通过管道进入市场,但这显然过于乐观了。

“管道的容量是600万立方米/天,但现在每天只有70万立方米煤层气供给,远远达不到饱和量。” 谭传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2006年开始投资运作至今,已经连续亏损了7年。

该条管道项目约定的上游供气合作方是中联煤层气公司。根据约定,至2013年,供气合作方中联公司承诺每年供气达20亿立方米,即每天500多万立方米。但现在中联实际的供气能力每天只有20多万立方米,承诺远没有兑现。

谭传荣曾经一度坚持不下去了。在最困难的时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旗下的华北油田愿意与其合作,供给气源,并在下游的销售市场成立合作公司。目前,华北油田每天供给谭传荣的管道数十万立方米煤层气,极大地缓解了他的困境。

“虽然这7年很不容易,现在总算是看到希望了。”当然,他最希望的是在上游煤层气田领域可以对民营企业放开,他可以跟掌握气源的央企在上游部分进行合作。“目前上游资源的开放远远不够,只是下游开放市场。”

垄断行业并非都是香饽饽

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发布了金融“国十条”(《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等金融机构。之后,全国各地掀起了申办民营银行的风潮。据悉,截至9月底,已有10家民营银行获得国家工商总局名称预先核准,27家企业提出成立民营银行意向。

虽然国内目前垄断行业众多,银行仅是其中之一,但从上市公司的业绩来看,银行业绩的确是所有行业中业绩最优的,其盈利能力远远胜出通信、石油、交通、电力等垄断行业。

据全国工商联《201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的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民营企业500强利润之和为4387.31亿元,不及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五大银行净利润总额6808.49亿元的65%。

银行业的高额利润使得民营企业趋之若鹜。

但在目前阶段,涉足金融领域的企业显得非常慎重和低调。《中国经济周刊》分别联系了红豆集团、香江集团,前者牵头筹建的“苏南银行”,名称已获国家工商总局核准,后者申请牵头发起设立的“广东香江银行”已经获得广东方面批准,但他们均以“目前国家的政策尚不明朗,不方便做回应”而婉拒了采访要求。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提醒说,千万不要对银行的暴利所迷惑了,要耐得住寂寞,“银行业躺在家里赚钱和发财的好日子到头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仲伟也担心,在市场本身不规范、不完善的背景下,最糟糕的就是民营资本的短期化行为。“他们的短期化行为、投机化行为和过于功利化行为对经济的发展是不利的,这是最大的危险。”

最近一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课堂”搬到了中关村,保育钧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说明中央在鼓励民间投资搞实体经济、技术研发。“中关村一共有2万多家民营科技企业,将来的创新很可能发生在这儿。”

然而,据全国工商联方面的调查,2012年民营企业500强在与“非公经济36条”相关领域的投资虽均有所增长,但选择现代商业和物流、资源和能源等基础产业、金融服务业三大领域投资的企业显然最多。

“目前的现实是,在一些领域,民营经济的竞争力还是比较弱。不存在政策阻力,但却存在市场阻力,即市场规律表现出来的竞争力障碍。” 陈乃醒说,这些年,民营资本陆续进入一些垄断行业,但因为民营企业自身竞争力不够,因而在与国有企业的竞争中落败。

“例如,铁路和航空领域,一些民营企业进去后亏得一塌糊涂。” 罗仲伟举例,有民营资本投资了铁路,但由于不能掌握运营权,结果导致全线亏损。“即使有运力,但如果不给配置运量,在调度上不配合,别说是民营资本,即使是地方政府的国有资本都拿‘铁总’(中国铁路总公司)没办法。总调度对铁路资源的配置权力太大。”

前些年进驻航空领域的民营资本也举步维艰:东星航空宣布破产,鹰联航空被收购,深圳航空也被接管,仅有春秋航空等少数民营航空公司靠着压榨成本幸存了下来。

在罗仲伟看来,由于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一些领域即使放开让民资进去,民资也很难做。“国有企业代表国有资产,背后是国家信用,因此,同等条件下,国有企业在融资、贷款等多方面均享有优势。市场就一个,很明显地,国有企业会挤压民营资本,产生挤出效应。”

但陈乃醒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认为,这已不是制度的问题,而是市场的问题。“在一些垄断领域,民营资本在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管理经验等方面都欠缺;另一方面,国有经济也在努力巩固自己的阵地和地盘。毕竟在一些垄断领域,国有经济经营了这么长时间,民营经济一下进来不合拍、站不住的情况难以避免。”

国、民合作利于建立监督机制

但无论如何,谭传荣明显感觉到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合作这些年在不断取得突破。

“这次与中石油的合作是一个突破,之前很少有先例。中石油能够迈出这一步是很不容易的。”谭传荣说,中石油的管理层已经意识到和民营企业的合作是一个大趋势,因而有改革的魄力。

日前,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已经明确表示,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出台的国资国企改革方案,将根据放宽市场准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要求,推动企业在改制上市、兼并重组、项目投资等方面,积极引入民间资本和战略投资者。

谭传荣判断,央企与民企的合作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他根据自身的经验认为,在与国有企业的合作中,民营企业很灵活,能放下架子,有很多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央企所没有的优势,例如,与基层的协调和谈判等等一些琐碎扯皮的工作,大央企不愿意也没精力去做,“但我们民营企业就能放下身段去做好”。

“而且,两者之间的合作能防止腐败。”谭传荣说,“民营企业要投资合作,账肯定会算得很清楚,因为有利益在其中,就会去监督。两者之间的合作,很自然地就会形成民企与央企之间的相互监督机制。”

但在一些合作中,民营资本往往缺乏话语权,因而也使得参与合作的民营企业家意兴阑珊。

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营企业家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他所参与的一个垄断行业项目,国有企业拿出30%的股份与民营资本进行合作,“但这30%并不全给一家民营企业,而是分散给多家民营企业,每家民营企业的占股不超过5%,因此都没有管理权。民营企业要投钱进去,是必须要参与的,如果没有话语权,没有参与权,谁也不敢投。”

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未来,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相互竞争是必然的,但合作也是必然的。“两者的最终目标是双赢,而双赢前提是,国资体制必须改革,而民企体制必须转型。”

保育钧也鼓励企业之间的合作。他认为,现在民间资本即将进入的领域,一是高投入,二是高风险,民营企业必须要抱团联合,组建股份制企业,至少在项目上可以进行合作。“如果还是单打独斗,即使所有的领域向民资开放,还是进不去,进去以后也干不成事。”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