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沙地里崛起的低碳经济赴内蒙通辽市采访录-【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0:31:30 阅读: 来源:K胶厂家

沙地里崛起的低碳经济 赴内蒙通辽市采访录

图为中科风电有限公司生产车间。

脚下青青小草,耳际丝丝凉风,林间牛群成队,草原羊群如云。

7月27日,当采访团成员乘车在内蒙古西辽河畔的科尔沁草原驰骋时,除了那那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绿让人刻骨铭心外,最难以忘怀的就是这幅生机勃勃的农牧画卷。

六条交叉延伸的铁轨,把通辽这个偏远的草原城市与华北、东北紧密地联接起来。今天,这里的农业产业化链条也像这些铁路一样,在科尔沁草原上延伸着,且正发生着由传统农牧业向现代农业的历史性转变。

由玉米引发的“产业革命”

通辽市总面积为6万平方公里,全市总人口为316万,有“内蒙古粮仓”的美誉。然而初到通辽,记者却只看到了几片的玉米地。在这些“青纱帐”里,大约每隔500米就有一座红瓦盖或蓝瓦盖的简易房。据说,那是农民的“工作室”。

曾经,因通辽位于“中国黄金玉米带”上,这里的玉米可谓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每年只要庄稼一进场院,农民就等着数钞票。那时,说起玉米生产,通辽人的腰杆挺得倍儿直,嗓门儿也提得倍儿高。

上个世纪90年代“卖粮难”的尴尬,正始于这些年年大丰收的玉米,扎鲁特旗的种粮大户王力保对种玉米有着不堪回首的记忆。那时,一到卖粮季节,看着小山似的玉米堆,他就开始犯愁。每天半夜就得起来,到粮库门前去排队,一排就一天。为了多要点卖粮票,没少和村干部吵架。后来,这里的农民发现,传统农业思维束缚下的玉米过剩、卖不动,并不是玉米真正生产多了、过剩了,而是由于对玉米本身属性认识过于片面。玉米本身除粮食属性外,还是饲料加工业、玉米化工业的原料。过去,通辽人仅仅冲着玉米的粮食功能使劲。农民按粮食种,国家按粮食收,致使人们忽视了玉米的工业原料功能,玉米种植业的路子越种越窄。

用工业化的理念将玉米种植作为一个完整的产业来规划和思考,用产业化的思路来种植玉米,大力发展加工业、养殖业,通辽的玉米就由包袱变成了资源。观念的转变,思路的拓宽,让通辽市的玉米种植业步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佳境。

过去填饱肚子的“粗粮”,今天变成了增收的“金豆豆”。 老王再也不用为卖粮食发愁了,因为通辽的玉米加工业发展起来了。春耕时,龙头企业跟他签订单,庄稼一进场,为企业收粮的人员就带着脱粒机主动上门,脱粒、装袋、检斤。老王叉腰在一旁站着监工,等着检完斤数点钞票就行了。

围绕丰富的玉米和秸秆资源,通辽市的养殖业实现了快速增长,涌现出了育肥牛专业村120多个,育肥牛存栏达188万头以上。梅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通辽玉米加工产业链条上的一个重要企业。在这家企业,记者感受到了玉米在工业化深加工过程中巨大的增值效应。玉米产业的产品不仅有淀粉、酒精、饲料等,还有冰酸醋、抗生素、淀粉糖、玉米油、氨基酸、谷氨酸等精加工品种。

梅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循环深加工,1吨收购价在1300元左右的玉米,可以转化出味精、有机肥、玉米纤维等各种产品近1.2吨,产品价值达到4000多元。此外,还有一笔生态效益账。该负责人说,光是热电联产、能源综合利用一项,每年就能节约煤炭9.36万吨。

随着科尔沁木里图玉米工业园和开鲁玉米工业园在通辽市建设,通辽市打造“玉米头”—“化工身”—“轻纺尾”的产业框架正在形成。

挖掘沙地里的“低碳经济”

距303国道3公里,2万多亩红干椒一眼望不到边,这是通辽市开鲁县东风镇道德村最大的红干椒种植区,这里的红干椒主要用来提炼色素。然而,在这么大的种植区域里,却很少能看到在地里干活的人。村党支部书记杨金龙说,虽然农民今年红干椒的种植面积增加了,但对劳动力的需求却减少了,这“一增一减”,全都是因为使用了膜下滴灌技术。

为应对严重的干旱,通辽的农民在沙地上搞种植都在节水上做文章。2005年,道德村村民卢万军在全村率先搞起了对比试验,种植了12亩红干椒,其中6亩采用了膜下滴灌技术,6亩采用常规耕种法。一年下来,使用膜下滴灌每小时浇地5.5亩,耗电3.3度,支出电费2.73元,传统浇灌每小时浇地1.5亩,每小时支出电费8元。膜下滴灌技术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激发了村民建设和发展节水农业的热情。

自从推广了膜下滴灌技术后,当地农民浇地的方式变成了“推闸放水拧龙头”,以前家家户户都需要男劳力干的体力活儿,变成了老人妇女都能干的“轻巧活”。有数据显示,从沟渠灌溉向浸润式灌溉,膜下滴灌平均用水量仅是传统灌溉方式的40%,红干椒亩用水量由每年500立方米降到每年180立方米。2009年,膜下滴灌技术在开鲁县经济作物及设施农业小区中得到广泛推广和使用。以道德村为例,2010年,全村1780名村民中虽有800多人外出务工,但全村的人均收入仍超过了万元。

在通辽,农业产业链还在番茄、葡萄等特色种植产业和养殖业上延伸着。泰尔诺食品有限公司就是番茄深加工链条上一个重要企业。农民种的番茄,送到这里加工成番茄酱。农民李广说:“我们这特别适合种植玉米、番茄、红干椒,过去这些东西不好卖,现在有了农产品深加工企业后,农户种田划算了。”

通辽市依托延伸产业链条促进当地畜牧养殖业发展的事例同样可圈可点。通辽市委宣传部武随文告诉记者,目前,该市销售收入1000万元以上的产业化龙头企业达到140户,农畜产品加工转化率达到70%以上,培育了金锣、蒙牛、科尔沁肥牛等一批知名企业、驰名商标或品牌产品。

在沙生植物的开发利用上,通辽的农民进行了形式多样的探索和尝试,并取得了较为显著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目前,已形成了沙—草—畜—肉类产业链、沙—草—畜—皮毛加工产业链、沙—林—造纸造板产业链、沙—草木—生物制药产业链、沙—灌木—生物质热能发电产业链,以及开发沙漠旅游等延续的新兴产业链,这也正顺应了该市提出的“稳定一产、发展二产、推进三产”的发展思路。

追逐“绿色”梦想

“沙子堆平房,毛驴上了房”,曾是科尔沁沙地的真实写照。如今,沙丘泛起绿洲,葡萄、西瓜、红干椒、花生成为沙地的特色产品。通辽市科尔沁区变“治沙”为“用沙”,发展沙地经济,带动农民致富。

乘车从通辽市科尔沁区境内驶过,马路两旁一排排造型奇特的树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就是被当地人们所称的沙漠怪柳,为沙地一特有景观。原来,怪柳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形成的。当时科尔沁草原沙化严重,自然条件比较恶劣,这些柳树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开始变异,树叶变得尖细,树干也弯曲了,形成了后来的怪柳。从那以后,怪柳似乎成了这里沙化现象的代名词。但是,近些年,这里的人们经过不懈努力,使沙化现象得到了遏制,昔日的怪柳如今已成为自然景观。

为改善生态环境、合理利用沙地,科尔沁区不断探索,不断尝试。近年来,这里的人们发现葡萄喜水、喜光、喜通透性良好的沙壤土,于是开始大力推广沙地葡萄。从此,沙地一片又一片的绿了,农民一户又一户的富了,沙地葡萄成了当地特色产业,现如今已发展到了8万亩。以莫力庙种羊场和大林镇乌斯吐村为例,这里的农民在沙地上种葡萄,家家建鲜储窖,等到冬季将葡萄拎上市场,葡萄身价大涨。

沙地葡萄的培育成功,极大地调动了科尔沁人治沙用沙的积极性,他们又尝试着在沙地上种植李子、蒙古野果、沙地西瓜、沙地花生、沙地小杂粮等。科尔沁区昔日没人要的沙土地变成了“香饽饽”, 当地人在沙地上做活了绿色文章,取而代之的是沙地葡萄观光园,沙地西瓜、沙地花生、沙地小杂粮等特色生态产业。

“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必要时为了绿水青山,宁舍金山银山。”坚持这样的发展原则,通辽市与我市一样,在实现经济更好更快发展的同时,大力实施人工造林、退耕还林等措施,不断夯实绿色生态屏障,获得了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如今,在科左后旗大地上,时常会见到一幅别具特色的风景:巨大的白色风车迎风旋转,守卫着这片神奇的草原。这是该旗借助自身丰富的风能优势,使风电产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不久前,由中国南车有份有限公司投资7.5亿元建设的风电装备制造和维修服务基地项目落户这里,呼啦啦的草原风,已被这巨大风车变为绿色财富风。

(责任编辑:臧淼)

云浮绣花厂

引气剂

风机水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