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小学生写信求市长解决住房获批22元廉租房

发布时间:2020-02-27 17:48:28 阅读: 来源:K胶厂家

王缘(左)和妈妈拿到新居钥匙。朱荣康摄给市长爷爷的信敬爱的季建业爷爷:您好!我叫王缘,今年11岁,是一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今天我鼓足勇气给您写这封信。我知道您很忙,为了全市人民的安康幸福,您日理万机,废寝忘食。我不知道是不是很自私,还是希望您在百忙之中看完我这封信。三年前我失去了我可爱的爸爸,当年他患了肝癌。为了那高昂的手术费和医疗费,妈妈卖了我们仅有的住房和所有的家当。可爸爸在花完所有费用之后,还是离我们而去。我和妈妈无依无靠。她为了能让我上学,经常顶风冒雨,披星戴月出去打工,但她的打工钱也只能维持我们母女的简单生活费用和我的上学费用。目前我和妈妈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房子,拥挤不堪,还要花掉妈妈打工钱的一半。敬爱的季爷爷,在我们对住房很绝望的时候,政府出台了廉租房,我们终于有希望了。我妈妈今后可能不会太自责了,我爱我的爸爸,可我更爱我妈妈。为了我,妈妈不惜自己的青春年华;为了我,妈妈不怕苦和累,我不想让妈妈太累了。我知道妈妈就想让我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好的学习环境,有好的生活条件。可我知道凭妈妈打工是解决不了我们的住房问题的。敬爱的季爷爷,请帮我们解决一套廉租房吧。我目前的成绩在优良之上,我想我只要用心学习,刻苦学习,我将来一定可以进入大学,学习更多的本领来报答社会!“白色的墙壁干干净净,不大的客厅里除了一台掉了漆的冰箱、一张透明圆桌外再无其他家具,圆桌上摆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插了一朵颜色掉到几近白色的纱布花。从客厅走向房间,第一眼看到的是摆在柜子上的三口之家的合照——但,照片上的爸爸已经不在了。这是孙丽娟(化名)和女儿王缘(化名)的新家,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摄山新城的一套40多平方米的廉租房,每月租金只要22块9。而这套房,与女儿给南京市长爷爷季建业的一封信分不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儿?见到王缘,记者很是吃惊,大眼睛、长头发,一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真漂亮。孙丽娟说,女儿非常乖,非常懂事。“我做保姆白天8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一点都顾不到她,她就自己到奶奶家吃饭。”“衣服有什么就穿什么,从来没挑剔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王缘从来没上过辅导班,可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没有掉出过前五,稳定得很,三好学生、希望之星……家里的奖状,堆成了厚厚一叠。今年期末考试王缘发挥不太理想,但是还是拿了三个奖回家。卖掉房子给丈夫治病:没留住人还欠下17万债务“这是她爸爸,长得好,女儿像他。”孙丽娟拿起新家卧室里一家三口的合照,向记者介绍。照片上的王缘还是个被爸爸妈妈抱着的婴儿,笑得很开心。孙丽娟说,他们家也曾衣食无忧,“当时家里都是丈夫顶着,不算富裕,但两个人辛苦一点,还是撑得起来的。”一切变化是在2007年开始的,丈夫被查出患了胃癌,并且转移到肝脏。“当时他才44岁,有希望当然得治,女儿还小,总不能没有爸爸吧。”为了丈夫的病,孙丽娟卖掉了位于珠江路的自家60多平方米的房子和家里值钱的家当,花掉了所有的积蓄,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苦苦支撑了半年时间,丈夫还是走了。孙丽娟面对的不仅是才8岁的女儿,还有17万元的巨额债务。十平方米出租屋“蜗居”:四年被子没晒过一天太阳从卖掉房子的那一天起,孙丽娟就和女儿在离孩子学校不远的小区租了一间十平方米的屋子,当时的月租金是400元,后来提高到了600元。十平方米的屋子太小了,女儿吃饭、写作业都是在床上解决的,屋子连个窗户都没有。“衣服被子都没法晒。每次洗完衣服都是挂在家里阴干的,一挂就是一个星期。四年了,被子没晒过一天太阳,都发霉了。”这样一间屋子,已经是孙丽娟能力的极限了。孙丽娟家在浦口农村,没有固定的工作,每个月的收入就只有给人家做保姆的一千多元,一半都交了房租。“每天想着把一天的房租赚到,把一天的饭钱赚到,我才能安心睡觉,其他的支出根本不敢想。女儿所有的衣服都是亲戚朋友、学校校长老师送的,没买过一件新的。”女儿给“市长爷爷”写信 妈妈买了8毛钱邮票寄出“蜗居”在十平方米的出租房里,“住房梦”对母女俩来说,实在太奢侈。“去年夏天太热了,女儿又要考期末考。房间没窗户也没空调,她常常半夜被热醒,睡不着觉。”孙丽娟说,女儿一向很懂事,从来没和自己提什么要求,但那几天还是哭了:“妈妈,我们为什么没有房子住呀?!”、“妈妈,太热太闷,我睡不着呀!”看着女儿流眼泪,孙丽娟的心里更酸了。想要有个自己的家的想法,在孙丽娟心中越来越坚定。“买房子肯定不敢想,想要有个窝,只有考虑廉租房了。”孙丽娟跑了很多地方,但因为自己是浦口户口,不符合申请南京市廉租房的资格。“那一阵子工作之外还得到处跑,每天回家都很累了。去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女儿拿出了一封信,跟我说,我们写信给市长爷爷吧,看看行不行?那封信,她是花了三个晚上偷偷写好的。”孙丽娟说,自己不忍打击女儿,想想或许也是个办法,于是买了一张八毛钱的邮票,把信寄了出去。市长亲自批示:有了月租22.9元的家孙丽娟没有想到的是,“市长爷爷”季建业不仅看到了王缘的信,还亲自做了批示,要求相关部门尽快核实情况,如果符合条件尽快给王缘这样的困难家庭解决住房。不过,因为信中没有联系地址,当时学校又在放暑假,所以南京市房改办在9月开学才找到王缘。经过多方核实,确认拥有南京户口的王缘符合南京市廉租房居住条件。很快,王缘分到了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摄山新城的一套40平方米的廉租房,按照房屋面积,月租金22.9元。“工作人员和我说,目前只有栖霞区的廉租房了,有点远,行不行?我说当然行,只要有个‘窝’,别再为租金发愁,哪儿都行。”去年12月底,孙丽娟拿到了廉租房的钥匙;又是亲戚朋友出钱支持,孙丽娟把新房子“拾掇”了一番,如今已经可以入住了。“墙上就刷了点白漆,把以前的旧家具都搬了进来,这冰箱用了20多年了,电视也是我结婚时候买的。简简单单,能住人就行。亲戚还非让装个防盗窗,说是以后只有我和女儿住,有防盗窗安全些。”采访中说起以前的事,孙丽娟还是忍不住掉眼泪,“不能想,想到孩子爸爸就伤心。现在有了个家,心里才宽慰点。我身体不太好,有点贫血,前阵子居委会的人见到我都说我终于胖了一些。我说是啊,有了房子,终于能睡安心觉了。”(通讯员 朱荣康 记者 杨彦)

冰屏出租

电力工程公司

抖音怎么上热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