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K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做座三一重工梁稳根面对质疑绝不照顾家族企业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6:45 阅读: 来源:K胶厂家

三一重工梁稳根面对质疑:绝不照顾家族企业

三一重工梁稳根面对质疑:绝不照顾家族企业

www因而可知. 中国工程机械信息

导读: 如何选择赚钱机会 《英才》:作为技术出身的企业家,你好像很少管技术方面的事情,听说你更喜欢搞战略。 美妙时光产权酒店 紫光台式电脑 小户型主阵容揭晓 多媒体互动学英 ...

如何选择赚钱机会

《英才》:作为技术出身的企业家,你好像很少管技术方面的事情,听说你更喜欢搞战略。

美妙时光产权酒店

紫光台式电脑

小户型主阵容揭晓

多媒体互动学英语

梁稳根:我学的是金属材料,但是我对技术不是很精通。不过如果一家企业失败,那它的战略就是失败的。

《英才》:你的战略决策有过失误吗?

梁稳根:在某个业务项目上当然会有。1999年投资开发立体停车库,就是看中了中国停车市场的需要发展非常快,但是投资没有收回来,现在看来很遗憾摆锤就落摆冲击→自动扬摆→挂摆。

《英才》:总结失误的原因是什么?

梁稳根:太超前了,其实立体停车库要认真做下去的话,也未必就会失败,但是到后来觉得做工程机械比做停车库更好,来钱更快,于是我就把立体停车库先放下来,等到时机成熟时可以继续做。

《英才》:当时董事会有没有人反对?

梁稳根:没有,大家都一致同意的。

《英才》:会不会是因为你提出来的,大家都不反对?

梁稳根:不是这样,我们这个团队关系融洽。古人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在三一,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这是我们的和,但是每个人的能力、观念、专业及看法都是不同的,而正是需要有不同的观点拿出来大家共同探讨,才能得出正确的,或者是说接近真理的结论。

《英才》:三一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你如何抵御其他赚钱机会?

梁稳根:包括我们内部都有很多意见,比如当年海南的房地产热的时候,我们最好的合作者拿出资金,希望我们到海南去投资房地产,那时我们已经是销售过亿元的企业了,但最后我们还是按兵不动,潜心做实业。所以说现在看来,我们制定的战略还是比较符合企业的客观发展规律的。

《英才》:你投钱的原则是什么?

梁稳根:不熟不做;另一个,做企业还有一种使命的驱使。我们从一开始做企业,想赚很多钱的心态并不是很浓,而是为了做一家很有价值的企业。

《英才》:但当初你去贩羊也不是为了赚钱么?

梁稳根:当初去贩羊,也是因为把羊从产羊地方卖到不产羊的地方很赚钱,我希望通过赚到的钱启动创业,毕竟我们要实现做企业的目标就必须要有启动的资金。

我们创业时的几位董事都是学工的,从理论和实践上探讨中国的工业企业应该怎么做,这样的目标一如既往,它始终是我们的原动力。刚才说为什么能抵御住诱惑,根源也在于这个原因。

为什么变来变去

《英才》:你会对员工发火吗?

梁稳根:大概五年前或七八年前,我是经常发火的,现在是偶尔发火。

《英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英才》:这可能跟年龄有关系吧,年纪大些了,人就平和一些。在30多岁时,我是很急躁的,但是现在发脾气的情况不多了,一年大概有个一两次吧。

《英才》: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样性格的人?

梁稳根:我的性格首先是不会颐指气使,再一个比较豁达,另外还有不少合作者和朋友都认为我比较追求完美。

《英才》:有没有总结过自己的缺点?

梁稳根:有一些合作者和员工给我提意见,说我主意变化快,善变,这算是个缺点。但一件事我发现用另一种方式做会更好,那么我可能就会变过来。

《英才》:善变会不会导致员工无所适从。

梁稳根:大的原则和战略上讲,不会朝令夕改。当然我的这种善变会给下属的工作带来一定的混乱,他们也向我提意见,说我日常工作应该更有计划性。

《英才》:三一从做材料转型到工程机械领域,也是为求变?

梁稳根:当时材料产品做到一个亿销售额以后,我觉得再往上走已经比较困难了,只能转型。

《英才》:为什么材料业做不大?

梁稳根:因为中国材料行业的特点是多品种,小批量,产品线拉得很长,所以要把它做得很大是非常难的。工程机械就不一样,我们通过认真的战略思考,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会使重工机械设备成为主导产品,所以决定转移到重工领域来。我常说思路决定出路,正是有了这个正确的决策,才会有三一的今天。

《英才》:你最近兼并了邵阳汽车制造厂,进入汽车制造领域,是为什么而变?

梁稳根:因为在工程机械里面必须要有汽车底盘,以前主我们认为这是复合材料市场最感兴趣并1直在寻觅的增强性能要都从国外进口,现在三一兼并汽车制造厂,就等于是有了进入汽车底盘制造的资格,我就是想做国产汽车底盘,以替代进口。

按预测,三年以后我们每年需要汽车底盘大约一万个,如果全部进口,要花掉四五十个亿,如果自己做,企业能做得更大。

《英才》:利润如何?

梁稳根:利润应该是很好的,现在中国对汽车底盘进口的依赖太大了。

《英才》:作为新进入者,怎么面对日益白热化的汽车市场竞争?

梁稳根:因为我们的细分市场是很准确的,主要做的是工程车辆的底盘,如果能够长期坚持下去,我认为是会成功的。

《英才》:可你们同时还做客车。

梁稳根:汽车底盘和客车面临的是同一个问题,中国缺乏有品牌的车,比如像欧洲的斯康伊尔、瑞典的沃尔沃。目前中国企业一窝蜂地在争做低端汽车产品,三一重工是要通过长期的战略坚持,做出中国自己的品牌来。

各种关系怎么处

《英才》:你的亲戚有没有在公司里任职的?

梁稳根:有,但不是很多,一两个人吧,在中层的位置。

《英才》:在民营企业里,创业元老、亲属和职业经理人三者之间经常会产生问题,你怎么处理?

梁稳根:这没什么关系,大家的价值观都一致,一视同仁是最好解决的。另外亲属在公司里不是主流的决定因素,他们是少数,跟一两百个高层管理人员来比,不会形成什么大问题。还有说到职业经理人和创业元老的关系,能者上嘛,这点非常明确。

比如说我们的董事易小刚就不是创业元老,但他现在公司里排名第四位,排第三的总裁向文波也不是元老,所以说能者上的原则在三一来说是很明确的。

《英才》:你怎么发现易小刚的?

梁稳根:当时我们有一些合作与交往,我认为三一需要一位技术带头人,而他可以来做这件事,就跟他商量,通过反复交流之后,他决定加盟三一重工。现在他是我们控股公司的董事。

《英才》:你用什么办法让他放弃在北京这么好的环境到长沙?

梁稳根:首先是他对我们企业文化的理解,因为他跟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合作,对三一重工的目标、做事方式、文化都比较了解;另一个就是待遇,我给了他股权,现在他拥有三一重工2%的股权。

《英才》:听说是从你的股份里分出来的?

梁稳根:有一部分是从我的股份里分出来的。

《英才》:董事会里有一位董事翟宪如,他是你老师翟登科的儿子,现在你让他担任公司的董事,是不是有一种感恩的情结?

梁稳根:既是感恩,也是当初说好的条件,当时翟总离休之前,提了个要求,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做到三一集团的高管层,我也答应了,因为翟宪如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可以培养的人才,现在看来我觉得他还是很不错。

《英才》:有人质疑,由家族成员控制的私人公司可能是三一重工潜在的最大客户,这指的是你侄子梁林河的建筑机械租赁公司——香港新利恒集团。

梁稳根:他就是我的既有某些区块在下调客户,现在三一的很多客户,买我们的产品大概有40%是自己施工用,另60%是购置来做租赁、做投资,我侄子的公司也是跟其他客户一样,买了我们的设备来做出租、做投资。这就像小轿车一样,有人买了自己用,也有人买来开出租车公司。

《英才》:但新利恒公司与三一重工“建立了永久性的伙伴关系”,其做的工程机械租赁业务,是以三一重工的制造业为倚托的,它更是三一产品在海外的惟一代理商。公司里会不会有人对此有意见?

梁稳根:这些都由公司相关业务部门去处理。三一是制造企业,他到我这里来批量采购,可以获得利益,三一批量销售产品给他,通过他的推广应用,也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利益,双方是互惠互利,协同发展。

《英才》:那如果原来的创业元老自己也出来做一个租赁公司呢?

梁稳根:这也可以呀,只要不损害公司利益,是没有关系的,可以互相促进地发展。不过严格来讲,这也是要通过董事会批准的,当时我侄子来做这家租赁公司时,公司投票我不参加,由董事会其他成员来讨论决定。其实大家都有一种信任共识,相信我不会把公司的利益转移到他那里去,这是一种长期的十几年如一日的共同合作所形成的一种信任和理解。

此外我在三一集团占这么大的股份,以毕生的精力投入了这个事业里去,绝对不会贪这点蝇头小利,或者是说照顾家族企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也绝不会搞成这样。

他的说法肯定错

《英才》: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梁稳根:三一重工的产品在国外主要竞争对手是德国厂商,不过大家的产品质量现在应该是没有太大差别。

《英才》:那么你在国内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靠的是什么?

梁稳根:品质。

《英才》:既然品质都差不多,客户凭什么选择你的产品而不要德国的?

梁稳根:我们靠的是服务和对市场的理解。

《英才》:是不是价格比国外的低?

梁稳根:价格不是主要原因,大概是进口产品的90%,包括关税在内。

《英才》:有消息说,你前一段曾去东北考察,是否下一步有并购的想法?

梁稳根:三一集团建立了六个研究院中的其中之一,这六个研究院分别在长沙、北京、上海、深圳、沈阳和重庆,我们要就地取材。至于并购企业,我想会有好机会的。

《英才》:有个现象很有意思,东北向来是工业重地,而湖南却是农业大省,但是为什么你们三一重工有能力去收购东北的企业?

梁稳根:有没有必然性我搞不清楚。不过湖南在南方,南方的观念应该说比东北要更开放一些吧,我想这是一个因素。东北首先他有良好的工业基础,有大量的研发工程技术人员和大量的熟练工人,这些都是他们的优势,再加上中央政府要振兴大东北的策略,使得它内因和外因结合起来,对投资者会有一个很强的诱惑力。

《英才》:在东北市场,你有什么具体的目标吗?

梁稳根:我想在东北五年之后做到50亿销售额是没什么问题的。

《英才》:现在三一重工一年的销售额是多少呢?

梁稳根:我们在2004年的销售计划是50亿。

《英才》:你们拉的战线很长,那么资金上怎么解决的?

梁稳根:资金问题不太大,我们2003年整个集团有4—5个亿的利润,有人说我们今后的利润肯定不能达到5个亿,我当时告诉他,他的说法肯定是错误的,我们仅在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就达2.31亿元人民币。2004年计划有10个亿的利润,总之我们利润状况很好,另外我们募资也很充裕,银行还追着要给我们贷款,所以资金根本不会有问题。

风湿骨病怎么治比较好
风湿骨病的症状表现有哪些
风湿骨病吃什么药效果好
风湿骨病的起因有哪些